盈信论坛-景峰医药销售费用7倍于净利润 子公司两涉医药贿赂案

2020-01-09 14:26:27

作者:匿名

摘要:

销售费用数倍于净利润景峰医药前身是天一科技,前者2014年借壳上市后,主营业务变为医药产品的研发销售。此外,景峰医药2017年的营收是下滑的,而销售费用确是增长的,这也需要公司给出合理解释。无独有偶,贵州景峰在2015年也被牵扯另一起医药贿赂案。

盈信论坛-景峰医药销售费用7倍于净利润 子公司两涉医药贿赂案

盈信论坛, 【相关阅读】

步长制药销售费用82亿研发5亿 产品问题频发多次行贿

龙津药业销量下降20%销售费反增200% 再买两亏损公司

益佰制药销售费用占营收48% 净利3.3亿会议费高达3亿

济川药业推广费15亿研发2亿 业内:学术推广或是行贿

天圣制药危机:董事长等人被查 药监局查出问题

华润三九研发投入仅占营收3% 销售子公司曾两次行贿

医疗保健行业销售费用1772亿元 研发投入319亿元

长生生物疫苗造假犹如亚马逊河畔的蝴蝶,刚刚扇动了翅膀,就掀起了国民内心的狂风巨浪。而资本市场本身就具有反应过激的特点,7月23日,证监会医药制造指数大跌4.18%。其中,多家疫苗制造企业跌停。

非疫苗药企也未能幸免。2014年底重组上市的景峰医药(000908.SZ)股价7月23日下跌1.15个百分点,收盘价为4.28元/股。公开资料显示,景峰医药主要从事心脑血管用药和骨科用药产品的研发、制造与销售,主要产品为参芎葡萄糖注射液、玻璃酸钠注射液。

不过,景峰医药借壳以来的的业绩一直徘徊不前,甚至出现下滑。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公司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较高,始终保持在50%左右。可以说,公司的销售费用吞噬了大部分利润。

但公司最终的客户多是医院,公司为什么有如此多的销售费用?此外,财经还发现,景峰医药子公司两涉医疗行贿受贿案,其中的原因不得而知。

销售费用数倍于净利润

景峰医药前身是天一科技,前者2014年借壳上市后,主营业务变为医药产品的研发销售。公司采用自主研发与联合开发并举的研发模式,以仿制为先导。

但财经发现,景峰医药业绩增长乏力且出现了下滑趋势。年报显示,公司2015-2017年的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4.59亿元、26.41亿元和25.84亿元,增幅为25.63%、7.38%和-2.15%。公司2015-2017年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3.7亿元、3.88亿元和1.85亿元,增幅分别为29.11%、4.91%和-52.33%。

不难看出,景峰医药2017年业绩双降,尤其是净利润下跌幅度较大。对此,上市公司解释称,2017年公司推进营销网络的覆盖,营销渠道下沉,逐步实现代理管控向自控渠道的转变,促进终端上量;同时加大对研发及医疗服务领域整体投入;加上公司债的发行以及国家招标降价等方面因素影响,致使公司销售费用、财务费用增加,公司营业收入略有下降,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有所减少。

年报显示,公司2017年的销售费用为13.5亿元,同比增长8.61%;财务费用0.92亿元,比2016年增加了0.27亿元。

从数据上分析,主要还是公司的销售费用吞噬了大部分利润。年报显示,公司2015-2017年的销售费用分别是12.21亿元、12.43亿元和13.5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49.67%、47.09%和52.24%。

财经经过统计还发现,上市公司多年以来的销售费用都是净利润的数倍,2015-2017年公司销售费用/净利润的比值分别为3.3倍、3.2倍和7.3倍。

那公司每年巨额的销售费用都主要来源于什么?wind 资料显示,公司的广告宣传推广费占了大头,2015-2017年的数据分别为2.87亿元、7.23亿元和8.86亿元,分别占当期销售费用的23.51%、58.17%和65.63%,呈不断上升趋势。

一般来说,医院是公司产品的最大需求者。医院作为医药领域的专业机构,难道需要公司用如此巨额的广告费去推广?

此外,景峰医药2017年的营收是下滑的,而销售费用确是增长的,这也需要公司给出合理解释。

子公司两涉医药行贿受贿案

据“政事儿”公众号,风雨飘摇中的长生生物为推销狂犬疫苗而行贿地方疾控中心负责人的事件达3起之多。

同时,财经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以及天眼查等公开资料也发现,景峰医药控股公司也有两次被牵扯进医药行贿受贿案。

根据(2014)连刑初字第180号《被告人黄某甲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2012年至2013年间,被告人黄某甲在担任连城县四堡卫生院副院长、院长期间,被告人黄某甲按照每瓶5元的回扣标准非法收受江某甲贿送的贵州景峰注射剂有限公司(下称“贵州景峰”)生产的参芎葡萄糖注射液药品回扣款共计18910元。

值得关注的是,贵州景峰成立于1990年,是上市公司的全资孙公司。无独有偶,贵州景峰在2015年也被牵扯另一起医药贿赂案。

根据(2015)连刑初字第162号《被告人李某犯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2011年4月至2013年5月,被告人李某在担任罗坊卫生院副院长期间,在采购贵州景峰注射剂有限公司生产的参芎葡萄糖注射液过程中,按照每瓶6元的回扣标准,非法收受江某贿送的药品回扣款18720元。(钟闻/文)

中国一分彩